365bet体育官网,365bet体育手机版App,365bet投注备用网址

目录
书架
目录
目录
×
公众号
关注二维码,回复“九阅”领书券
关注二维码
回复“九阅”领书券
第8章
舍妹凶残
檀香棘
2227
2018-05-28 13:27

一阵风拂过,宋别猛地转过身。只见一个黑衣人站在窗前,他遮着脸,只一双明眸露了出来。

那人道:“在下有东西落在小姐这里了,不知小姐可否看见?”

宋别现在才觉得这人的声音很耳熟,却记不起是谁的,她至今见过的男子,就那么几个,不应该记不起才是。宋别打量着黑衣人,突然心生一计。

她提笔写道:“不知是否是一枚玉佩?”

黑衣男子一看,“是的,烦请小姐还与在下。”

宋别写道:“我可以还给公子,不过,公子得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黑衣男子一看,眉不由蹙了起来。

宋别写道:“带我离开这里。”

黑衣男子一看,惊讶的看着宋别。宋别只是淡淡一笑,眼里却是坚定。

“好,我带你走。”

宋别开心的笑了,男子微微一愣。宋别收拾好东西,然后将一个瓶子从床底拿了出来。黑衣男子疑惑的看着宋别,宋别并不理会他,将瓶子里的东西倒在床上。男子一惊,看着宋别,居然是油。他看着宋别,眼里说不清是什么意思。

宋别擦了擦满头大汗,弄好一切后,她将一根一个指节长的蜡烛点燃放在床上。黑衣男子看宋别干完这些,不由一愣,怎么看怎么像惯犯呢?这真的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干出来的事?

宋别拉着黑衣男子往外走,冷风吹在黑衣男子脸上,他才回过神来。他有些怔怔的看着宋别,这才发现宋别正拉着他的手。他有些不自在,宋别回过头看向他,他下意识地将头转向一边。

宋别见了不由心里一乐,这人真是有趣,明明是个武艺高强的男子却这般容易害羞。

“得罪了!”男子突然搂过宋别的腰身,轻功一跃跳上墙,宋别看着她的房间正被熊熊大火一点点焚烧,她的院子比较偏僻,平时也没有什么人,等那些人发现火,再来救火,该烧的也都差不多了。而她也得以安全离开,宋梓霖这个人再也不存在,从今以后活在这世上的只有她宋别。

黑衣男子放下宋别,伸出手道:“小姐可以将玉佩还给在下了吧?”

宋别环视了一下四周,是一个树林,粗步估计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豺狼野豹,只是天已经开始黑下来了。若这人将她任在这里的话,她估计是存活不下去的。

宋别含着泪,楚楚可怜的将玉佩递给黑衣男子,触碰到男子手的瞬间,她一愣。这感觉,不会错,一定是那个人。

男子看着宋别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,杀惯了人的他竟有些不忍心将宋别一个人留在这儿。可是如果他带上宋别,那么他的身份就会暴露。男子正陷入极度纠结状态,宋别也看出来了。宋别福了福身子,转身就走,她在赌,赌这个人会帮她。

宋别走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那人追上来,她无奈地停下步子,果真在这世上,不要奢望别人会无故帮你,哪儿来那么多活雷锋啊!

宋别坐在树桩上,叹了口气。其实不是她不走,是她根本就不认识路,况且夜间赶路危险系数太高,更别说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。

突然,草丛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,宋别立刻警惕起来,她慢慢往后退。夜暮中,一双铮亮的眼出现在宋别面前,借着月色宋别看清楚离她两米远处的生物后,她心里一惊。是一头雪狼,铮亮的眸子,遒劲的四肢,雪白的毛发。不愧是梦幻之狼,宋别有些激动,在现代雪狼早已经灭绝的了。早在1911,1680只雪狼就全部被宰杀,自此雪狼全部灭绝。不过激动归激动,目前可不是她宋别激动就能解决问题的,那雪狼冲宋别呲牙,尖锐的牙齿看得宋别心惊。遇见狼千万别跑,你是不可能跑过草原的守护者的,宋别见雪狼毛色光泽不像是一匹饿狼,那么为何这狼会来攻击她?宋别腿有些麻,她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,结果踩到了树枝,只这一声,像是触动了雪狼的神经,它猛地向宋别扑过来,宋别下意识的捡起一根粗壮的树枝去挡,不过以宋别的力气和雪狼牙齿的咬合力,显然宋别是在做垂死挣扎。

又要死了吗?这才活了两个月左右,这速度也太快了吧!宋别心里哀叹道。

宋别只感到脸上一阵温热,滑腻腻的东西顺着她的脸流到了她的脖子。奇怪,不疼。宋别睁开了眼,只见一个颀长的身影,那人手里拿着一把寒剑,而那把剑毫不留情的将雪狼刺穿,鲜血喷涌在宋别的脸上。宋别怔怔的看着这一幕,有多久了?她没有这样想哭,那些无助的心情似乎和她一样穿越时空来到了这里,前世的种种无奈和绝望在这一刻倾袭而来。

宋别将自己蜷缩起来,她抱紧自己,将头埋在腿上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。黑衣男子看着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,不过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哪个女子如宋别这般,像是只无助的小兽,既害怕又饱含攻击性。他看着宋别将自己紧紧抱住,瘦弱的肩头止不住的颤抖。

黑衣男子缓缓蹲下身来,将宋别抱住。宋别一愣,这一瞬间她像是又回到了那个男子的怀里,那个会包容她一切最终还是离开了她的男子。

像是哭够了,宋别缓缓抬起头,而黑衣男子的胸前已经湿了一片,宋别有些尴尬。但随即又想起了什么,她急急忙忙地站起身子,但蹲久了腿麻了,她猛地一起身,立马就要倒下去。黑衣男子一把搂住她的腰。

“小心!”

宋别只觉今日她倒霉到了极点,她歉意的冲男子笑了笑,直到感到腿不麻了,她才往草丛走过去,扒开草丛一看,果然有一只幼狼,雪白的毛发,圆滚滚的,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宋别。宋别看着幼狼,她欢喜的把幼狼抱起来。果真如此,那头雪狼多半以为宋别威胁到它的孩子了。

黑衣男子惊讶的看着宋别,再看看宋别怀里的幼狼。月色下,宋别一脸灿然,目光温柔的看着怀里的幼狼。这一刻,男子觉得宋别异常美好,完全不像是养尊处优的小姐。

宋别看着黑衣男子,她伸出手,在黑衣男子手上写了个字。男子怔怔的看着她。

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宋别笑了笑,指着男子的手。男子疑惑的看着宋别,再看了看自己的手。

“既然小姐知道是我,我也不必隐藏身份了。”说着,男子将面巾取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