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bet体育官网,365bet体育手机版App,365bet投注备用网址

目录
书架
目录
目录
×
公众号
关注二维码,回复“九阅”领书券
关注二维码
回复“九阅”领书券
第4章 给他生个孩子
曾想与你共白首
秀儿@红果(红阅)
1892
2018-09-18 15:53

“好。”

秦子琛定定地看着乔圆圆,眸光莫测。她的孩子四岁,也就是说,她打掉他的孩子没多久,就又跟别的男人怀孕了。

她不愿意给他生孩子,却为别人生儿育女,他的孩子死了,凭什么她的孩子还活着?!

浓重的恨意,几乎要让秦子琛疯癫成魔,他用力攥紧拳头,手背上青筋暴起,他不会让她好过!绝不!

乔圆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去到医院的,一路上,她满脑子都是他们今晚造人这句话。

乔圆圆真觉得自己挺贱的,明明,都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他划清界限了,一想到他们今天晚上,要以各种疯狂的姿势造人,她的心里,还是会歇斯底里的疼。

嘟嘟的情况,很不好,医生说,要是再找不到合适的骨髓,只怕,嘟嘟撑不了三个月。

乔圆圆用力捂着嘴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嘟嘟,还只是一个孩子啊,他那么懂事,为什么,老天要让他受这么多的罪!

夜色,一点点降临,如同乔圆圆的心,昏暗无边。

来不及擦干眼角的泪水,乔圆圆的手机,就响了起来。

是秦子琛。

秦子琛的声音,一如既往的冷凝,“来别墅!”

乔圆圆一怔,今晚他不是要跟沐羽晴造人么,让她去他别墅做什么?欣赏他和沐羽晴造人?她可不喜欢没事找虐!

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淡漠冷静,“秦先生,我们之间的交易,已经结束了,请你以后别再打扰我!”

“如果你不想救你儿子,你就别过来!”秦子琛不慌不忙,声音之中的凉薄,听得人痛彻骨髓。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儿子需要配型的骨髓救命对不对?”秦子琛微微一顿,接着说道,“我有与你儿子配型的骨髓。”

“二十分钟。二十分钟你要是赶不过来,这辈子你都别想救你儿子!”

“你等着,我这就过去!”生怕秦子琛会改变主意,乔圆圆挂断电话,就往秦子琛的别墅赶去。

她的确是不想再和秦子琛纠缠不清,可若是能够让嘟嘟活下去,今天晚上,不管是地狱无间还是恶魔深渊,她都义无反顾。

沐羽晴并没有在别墅。

一看到乔圆圆,秦子琛就冷声命令道,“脱!”

大家都是成年男女,乔圆圆当然知道秦子琛这话是什么意思,她咬了咬唇,“是不是我陪你一次,你就愿意救嘟嘟?”

“一次?”秦子琛不屑冷笑,“乔圆圆,你还没这么值钱!”

“让我玩个够!我不喊停,谁都别想结束!”

见乔圆圆咬着唇不说话,秦子琛心中愈加愤怒,和他上床,就让她这么为难?!

“乔圆圆,你不想救那个孽种就算了,反正,我也不想让他活!”

“只要我让你玩个够你就救嘟嘟?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?”乔圆圆抬起脸,一字一句说道,“赔本的买卖,我可不做!”

“啪!”

秦子琛将一张纸摔在乔圆圆脸上,乔圆圆捡起来一看,是一份骨髓配型报告,只是她没有想到,与嘟嘟配型成功的人,会是秦子琛。

如果是别人跟嘟嘟配型成功,乔圆圆或许还会怀疑,可那个人是秦子琛,嘟嘟的亲生父亲,她深信不疑。

只是,秦子琛怎么会去跟嘟嘟配型?乔圆圆的心突突直跳,他该不会知道嘟嘟的身世了吧?嘟嘟和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他发现嘟嘟是他儿子很容易。

很快,乔圆圆就冷静下来,秦子琛应该没有见过嘟嘟,若是他知道了嘟嘟的身世,又怎会说嘟嘟是孽种!

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乔圆圆一点点解开身上的衣服,“请你速战速决!我回去太晚,我老公会不开心!”

秦子琛重重将乔圆圆按在地上,“这么在乎你那个富豪老公,还出来偷人?乔圆圆,你怎么这么贱!”

“我的能力你应该知道,今晚你别想回去!”

乔圆圆抬起脸,她想说,我不回去,你怎么跟沐羽晴造人,只是,她这话还没有说出口,就听到秦子琛说道,“给我生个孩子!”

“不!”乔圆圆下意识拒绝,“我已经结婚了,我不能给你生孩子!”

“不能给我生孩子?这可由不得你!”

秦子琛狠狠地挤入她的身体,那样迅猛的力道,直接让她跪倒在了地上。

他用力托住她纤细的腰肢,说的每一个字,都如同浸了毒,“乔圆圆,这些,都是你欠我的!你杀了我的孩子,这辈子,你都别想我放过你!”

“秦先生,让我给你生孩子,羽晴怎么办?她是你的未婚妻,难道你不该考虑她的感受么?”

“羽晴没那么小气!”

乔圆圆还想说些什么,但秦子琛撞击的力道越来越猛烈,她的声音不成调,她只能听到秦子琛恨恨嘶吼,“乔圆圆,你真该死!你怎么不去死!”

眼泪无声无息从乔圆圆眼角滑落,最绝望的时候,她也想过去死,死了,所有的痛苦与无奈,就都终结了,可是,她不能死。

她若是死了,嘟嘟该怎么办!

秦子琛带给她的疼痛,渐渐变为可耻的愉悦,乔圆圆的大脑,也恍恍惚惚。她觉得真挺可笑的,因为那一张照片,她和秦子琛的关系不能暴露在阳光下,只能以这种见不得光的方式,彼此纠缠。

黑色的科尼赛克停在路边,乔圆圆刚出药店,就被猛地拽了进去。

秦子琛猛踩油门,“谁让你走的?!我说过,我不喊停,谁都别想停!”

秦子琛眼尖地瞥到乔圆圆刚刚塞进包里的两盒避孕套,那张如同精工雕琢的俊脸乌云密布,“乔圆圆,你又想去伺候谁?”